科学家关于未来机器人的设想

未来机器人技术是否会帮助人们实现减轻人类工作负担、陪伴人类生活的梦想?还是会像好莱坞大片中描述的那样会带来杀戮和灾难?

1920年捷克剧作家卡鲁·卡帕克着手编写一部描述具有人类特征机器人反抗创造自己的人类的剧本,那时他决定将称这种想象中的发明称为“robot”, 捷克语意思为“奴工”。从那时开始,人类关于机器人的想法——不管是虚构的还是现实的——一直围绕着卡鲁作品所表现的两个中心思想。首先,机器人应该做那些人类不愿或无法完成的乏味而困难的工作;其次,机器人对人类能造成潜在的威胁。

虽然这种想法仍然影响着人们对机器人的想法,但是并非人人都认同这种观点。首当其冲的反对者就是著名的俄罗斯裔美国科幻小说作家,艾萨克·阿斯莫夫。他正好在卡帕克完成那部众人皆知的机器人剧本那年出生。二十年后,也就是在1940年其他人还在盲目地改编卡帕克机器人占领世界的剧本时,阿斯莫夫就已经开始思考人类应该采取什么样的实际行动来阻止这样的事情发生。阿斯莫夫并不是将机器人的能力局限在做乏味或危险的工作,而是想象在未来机器人可以照顾我们的子女并且和我们建立起友谊等等这样的能力。

二十一世纪早期,卡帕克的观点似乎是正确的,而阿斯莫夫则看起来像个理想主义梦想家。然而,现在大多数机器人的确是局限于做那些令人厌恶、厌烦并且危险的工作,不是么?事实并不是这样。根据联合国欧洲经济委员会进行的2003年世界机器人技术调查报告,世界上三分之一的机器人并不是为给汽车喷漆或修整草坪而设计的,而是为人类提供简单的娱乐活动,而且这一数字还在快速增长。那么机器人在未来不会像卡帕克所认为的那样,会变为杀人机器,而是像阿斯莫夫所想象的那样会成为人类的社会伙伴。

目前国际市场上用于娱乐的机器人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由索尼公司设计制作的一只叫做“阿宝(Aibo)”的机器狗。根据Onrobo.com——一个致力于家庭娱乐机器人业的网站——的资料,阿宝具有所有目前娱乐机器人所能拥有的特点和功能。阿宝可以通过专门设计的软件在于主人交流过程中不断学习并且发展自己独有的个性。但是这种娱乐机器人可是售价不菲,每只在大约1000英镑左右。不过像“阿宝”这样的商业产品还没有达到 “卢比(Robbie)”——阿斯莫夫在早期短篇小说中所想象的一种可以照顾小孩的机器人——那样准人类的水平。

感情是人类交流不可或缺的部分,所以任何机器人都必须具有能够识别人类感情表现以及正确表达自我感情的能力,这样才能和人类自然地交流。这方面的研究(被称作“情感计算模型”)的先驱之一就是赛尼亚-布瑞兹。这位麻省理工大学的机器人专家创造了一个名为“克米特(Kismet)”、形状类似人头的感情表达装置。克米特配有可以活动的嘴唇、眼睛和眼睑,并且可以做出一系列的表情。当把它单独放在一边时,它看起来会显得十分忧愁,但是当感应到人类面部的时候,它就会做出笑的样子已引起人们的注意。如果有人推着它走得太快时,它甚至回流露出还害怕的表情来提醒人们。和克米特玩耍时,人们都会不自觉的与它这些简单的感情流露产生共鸣。

此外还有一个名叫WE-4R的机器人可以表达感情。这个由日本早稻田大学高西教授和他的同事研究出来的机器人不像克米特那样局限于面部表情和头部运动,它还可以通过晃动躯体、摆动手臂来表达自己的感情。

科学幻想与科学现实之间的距离正在慢慢靠拢。实际上,机器人技术现在的发展速度非常快,以至于有人开始担心当机器人拥有了和人类一样的感情能利后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它们会像卡帕克所预言的那样与人类反目成仇么?在最新的好莱坞大片《我,机器人》(根据阿斯莫夫短篇小说集中同名小说改编)中,一位侦探(由威尔·史密斯扮演)在调查一起著名科学家被害的谋杀案过程中,怀疑杀人凶手就是机器人,虽然这些机器人在设计时就集成了专门防止它们伤害人类的防失控装置。最后,这位侦探在经过调查后发现了一场人类浩劫正在酝酿之中。

《我,机器人》的背景设定在2035年,也就是30年之后。为了解人类的机器人技术究竟会进步到何种境地,先看一下在过去31年中电子游戏中的机器人发展。1973年,最先进的游戏就是一个叫《弹力球(Pong)》的游戏——一个白色的圆点(代表网球)在屏幕上弹来弹去。而游戏者可以使用游戏手柄上相应的按钮来上下移动球拍。在今天开来,这个游戏可以说是简单之极。不过在2035年,人们回过头来看看今天的机器人就会有类似的感受。

那时当人们想起2004年这些简单的机器人,是否会希望机器人技术不再进一步发展?如果人们想要避免人类与机器人之间敌对的局面,现在就应该开始想一想在它们变得越来越智能化的同时如何保证安全性。艾萨克-阿斯莫夫建议,人类应该通过编程技术使机器人遵守以下三条《机器人规则》来避免造成威胁:

1.机器人不能伤害人类或通过无作为的形式任由人类受到伤害;

2.机器人必须遵守人类的命令,除这样的命令会违反本规则第一条;

3.机器人在遵守本规则第一条和第二条的情况下,必须保证自我生存;

乍看之下,这三条规则似乎是保证机器人规规矩矩的好办法。但是对于机器人专家来说,这些法规所带来的问题比它们所解决的问题要多得多。阿斯莫夫早就意识到了这点,他在自己多部短篇作品中围绕这三条规则所暗含的矛盾与可能造成的困境进行了描述。

从这些作品中我们可以得出一个理智的结论,就是如果要防止机器人伤害人类,我们所需要做的就不仅仅是利用编程技术来使它们遵守上述三条规定那么简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